您的位置: 首页 >> 环保家居

江苏盐城水污染解析重数字轻环保遭遇报复期

发布时间:2018-09-21 09:41:11  来源:互联网   阅读:0

江苏盐城水污染解析:重数字轻环保遭遇报复期

主持人(王跃军):

您好,欢迎收看今天的《1+1》

人们常说“水是生命之源”,但是几天前,在江苏省的盐城市,有二十余万市民饮用水出现了问题,原因何在呢?水污染。

岩松,面对这样一个水污染,我个人的感觉,这是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但是我们又不得不去面对它,因为水毕竟关系到我们的生命和健康。您怎么看待这次盐城的水污染?

白岩松:

我相信今天可能很多人都知道了这起水污染的原因,终于查出来了,是水源地里一家化工企业公然偷排30吨工业废水所造成的。但是我想这只是表面上的污染源,背后更大的污染源可能放大一点,我们会去看到,就是在面对环保的时候,很多地方、很多部门在利益的面前有法不依,睁只眼闭只眼,形成同流合“污”。

主持人:

好的,接下来我们就来看一看盐城这次水污染事件。

(播放短片)

解说:

2月23日,当江苏盐城水污染案宣布告破的报出,人们在真相大白的欢喜后更多的是一声叹息。原来,引起一个城市数十万居民断水的污染源,竟然是30吨工业废水,肇事者竟然是当地一家标兵企业——盐城市标新化工厂。

十八年历史,年年受市县奖励表彰,连续多年被评为盐城市十大标兵企业,看盐城市标新化工厂的履历,很难把它和造成一个城市水污染的肇事者相关联。而据媒体披露,这家明星企业生产设备简陋,偷排污水并非一两天的事,并且和当地居民积怨已久,附近居民长期不敢用河里的水,甚至连河边地里长的庄稼都不敢吃。而最近七八年,工厂附近的新岗村初步调查,有57个癌症患者,死亡年龄都在50岁到60岁。

2月17日和18日,就是在这家工厂,厂长丁月生主使员工将30吨高浓度含酚钾盐废水排入厂区外河沟,由此引发让盐城人民深受其害的自来水污染事件。

2月20日:

20日上午6点20分,盐城市区部分区域自来水出现了意外,经检测是挥发性分类物质超标,随即有关部门关闭了受污染的两处水厂,防止受污染水继续进入管。

2月21日:

到21日上午11点,经卫生部门检测,盐城市区供应的自来水已经符合国家生活饮用水的标准。目前,盐城全市供水主要由剩余一座没有受到污染的水厂供应,整个市区供水压力不足,高楼层住户用水还有影响。

2月22日:

今天上午8点,盐城市被污染的城西水厂的取水口水质已经检测达标,水厂开始进入试生产状态。

2月23日:

现已查明,该企业生产厂长丁跃声主使员工将30吨危险液体废物——高浓度含酚钾盐废水排入厂区外的河沟,造成盐城市自来水污染事件。

解说:

如今,盐城市的自来水危机已经解除,盐城市标新化工厂将被强制拆除,但是,由此引发的各种追问却纷至沓来。盐城市标新化工厂此前难道没有引起过当地相关部门的重视吗?为何它能够获得众多殊荣?有媒体提出质疑,难道是因为这家人员常年只有二三十人的小企业年创利税超百万元?

事实上,盐城市标新化工厂的环保记录劣迹斑斑,2007年3月就被政府列入限期搬迁黑名单,而在事故发生的盐城市盐都区,2008年5月就出台了饮用水源整治方案,其中要求关闭搬迁的化工企业就包括标新化工厂。然而遗憾的是,这一方案一直停留在纸上。七个月后,标新公司偷排污水,导致盐城水污染事件,数十万居民的生活受到影响。

人们担心的是,标新化工厂只是一枚被引爆了的定时炸弹,而盐城乃至全国类似这样的化工厂还有很多,对此,盐城水污染事件给我们敲响了警钟。

主持人:

岩松,刚才你在开场的时候说了句话,主管部门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同流合污可能是背后一个主要的原因。我想通过刚才这个片子,我们把它分隔开来看,这个事件里面有受害者、有肇事者,还有监管者,从受害者角度来讲,实际上水污染事件早上六点就有人发现了,但是被通知却是在12点,我不知道这些人有什么样的感受?

白岩松:

到现在为止也没有一个清晰的说法,是自来水厂先发现的还是市民先发现的,反正市民最早是6点20分发现了,上午在给自来水厂打的时候,自来水厂也没有透露水遭受污染的状况。到什么时候才向所有市民交代呢?是到中午12点多

江苏盐城水污染解析重数字轻环保遭遇报复期

,在电视上有滚动字幕的方式。

我就专门查了一下《环境保护法》,在《环境保护法》第31条明确规定,当这样的事件一发生的时候,必须要采取立即的措施,及时通知受污染的单位和居民。从这个角度来说,这样一个拖延的行为,从早上6点多就已经发现了这个事情,一直到12点多才告知,已经是违法了。

主持人:

我看到相关的报道说,自来水厂对水污染是通过检测员用嗅觉来发现的。

白岩松:

因为现在自来水厂变成企业了,也有节约成本的考虑,这是通过报道,而且是自来水厂人自己说的,每天也就是两三次的检测,而且我们这儿没有什么先进的检测设备,主要是来观测浓度和味道。当时我看到这一块的时候,立即产生一点黑色幽默的感觉,如果我们的检测员今天感冒了怎么办?他今天感冒,鼻子不好使,就会推延好久才会发现,更何况有很多有害的物质是无色无味的,怎么办?水,人命关天,你一开场就已经说到了,所以怎么重视都不为过,表面上我们现在还是轻描淡写的,或者说查出来了,看到的是一个企业偷排,这一个偷排就把事情的轻重度好像给说轻了,在我看来,这叫公然投毒。

主持人:

我们就再来看这个企业的肇事者,你刚才说是公然投毒,这个企业是标兵企业,是纳税大户,可是它又有这样一种劣迹,怎么来看待它的两面性?

白岩松:

我们很长时间的标兵企业更多的看重它的纳税,还是它的经营这方面,也就是说现钱。我们有很多的地方和很多的部门也看重的是现钱,不再看重将来它的后继者、子孙可能要花更多的钱去为它点现钱所付出的代价来承担。因为那个没关系,今后的事跟他没关系,所以他看重的是眼前的钱。所以在盐城市水源地里就有十家企业,这回把它关了,剩下那些家呢?这样一的事情从2007年开始盐城市自己就意识到了,但是为什么一直拖到现在呢?拖的背后是一种什么样的因素呢?

主持人:

拖的背后是什么样的因素呢?接下来我们就来连线采访《中国青年报》驻江苏李润文,他一直在前线做采访,李,你好。

李润文(《中国青年报》驻江苏):

你好。

主持人:

我们想让您给分析一下,因为你一直在前线采访,像这样一个企业是标兵企业,但是现在又为害一方,究竟什么原因使它这样胆大妄为?在你采访当中了解的情况怎么样?

李润文:

这两天我在盐城采访这个事,不过2007年我采访沭阳水污染的事,这两年对江苏环境关注也还是比较多的。这个企业排污应该说是必然的。水污染事件这两年虽然集中爆发,但是也不是说这两年才有,是多年的污染,环境的容量大大压缩,环保欠帐太多,污染累积叠加以后,污染事件延时爆发。

江苏省这两年狠抓治理工作,但是总体来说受GDP、政绩观的影响,它治理得不是很到位。江苏的经济发展格局应该说是中国经济发展格局的一个缩影,就是苏南和苏北的差距呈一个梯度,从上海市到苏北市呈一个梯度。苏北的干部在GDP发展方面压力非常地大。为什么这么说呢?从一个干部任用上就可以看出来,苏北的干部如果到苏南,如果是平级调动,也比原来的职位低,而苏南的干部到苏北一定要升一级或者两级。

主持人:

就是经济比较欠发达是吗?

李润文:

对。

主持人:

我们也看到,比如像盐城市在去年12月,政府曾经出台了《建设盐城清水走廊三年行动方案》,其中市长担任总河长,三名副市长分别担任三条供水河道的河长,沿河区县领导是担当每个河段的河长。看来也很重视,为什么在这么重视的情况下还是发生了这么严重的状况,除了经济之外?

李润文:

重视的原因是因为他们已经连续出现过这种水污染事件,虽然不大,但是也是很严重。市长李强说:“让百姓喝上放心水是最大的民心工程、政绩工程。”但是民生工程和政绩工程不是一回事,因为考核的是GDP,而不考核自来水是否干净。虽然大家都在承担,但是没有明确的。到现在为止出了问题,到底谁来负责,现在没有领导出来承担这个,也没有见到哪个领导被处分,这实际上是空的。从意愿来讲,我们愿意河水是清的,如果你真要去做,首先影响的就是当地经济的发展,尤其在经济比较吃紧这种情况下。

主持人:

非常感谢您给我们的介绍。

刚才他在里面提到了苏南、苏北的经济差距,特别是当地干部肩上的经济压力负担比较重。

白岩松:

因为我是江苏的女婿,我江苏基本上跑了个遍,包括盐城我也去过。的确,苏南非常发达,而且形成了自己的苏南模式,苏北同样在江苏,自然压力就很大,我是江苏的一个城市,我经济要快速地发展。但是“有趣”的现象,盐城其中一个重点的牌就是打化工企业牌,它招来的很多化工企业是从上海、浙江、苏南淘汰,当地不做了的转移到它这儿来,而它在吸引企业来的时候,其中两句话是很耐人寻味的,“一个是我们这儿的河流众多,环境的容量大。”你听听这两句话是什么意思?其实不等于在暗示你吗?在暗示到我们这儿来,就没那么大的压力,我这儿环境离出问题还早着呢。但是很快就形成这样的问题,偷排的企业也知道这是在投毒,但是他有一种侥幸心理,河那么大,流得也快,估计最后查不出来,你要知道化工企业相当大的成本是要在治理废水方面,如果我不治理废水,直接把废水投河里,它是暴利,所以这是在暴利的面前。而当地的有关部门、这些企业都通过了环评,但是环评据专家介绍,当地的环保局下属的科研所收企业的钱为它做环评。那好了,如果环评极其严格,政府也是铁面无私,这个企业就得关,关了之后今后再上哪收环评的钱呢?它不会断自己的饭碗吧,所以形成了让你巨大矛盾的反差,所以我说睁只眼闭只眼,有法不依,图利益,才是同流合污。

主持人:

但是我们现在回过头来看,这几年,我们也对江苏进行了很多的采访,比如太湖的污染我也到过现场,包括沭阳,包括盐城。江苏是一个经济比较发达的地区,为什么经济比较发达的地区反而污染事件比较多?

白岩松:

我们要看两张图就比较清楚了,首先要看我国污染源的分布,大家看一下,这个红的写着A的都是污染源,绿的是有污水处理厂的,还不是很多。红红球比较多的地方都是中国比较发达的地区。

我们接着来看这一个,全国各地区污水排放的情况。广东排第一,广东经济总量在那儿放着,江苏排第二,然后就是浙江和山东,你看是不是全是经济发达的地区?改革开放到现在31年,这样的一个过程中,这些省市提前发展起来,但是你要知道,头些年是人们没有那么多环保意识。因此,有很多的模式,重经济数字,重招商引资,现钱来的比较快,忽略了环境这方面的问题,所以现在到了报复期和爆发期,有人说是爆发期,可是我更愿意作为一个媒体人用“报复期”去解读它,大自然要对你反报复,因为之前,在你经济发展的时候你害了它。

主持人:

《1+1》给您不一样的解析,稍后我们继续为您解析。

主持人:

盐城这次水污染事件并非个案,这几年来,由于化工厂所造成水源的污染事件很多,接下来我们来了解一下。

(播放短片)

解说:

2004年3月,地处成都市青白江区的川化集团违法排污,造成沱江特大污染事故,沿县简阳、资阳、资中和内江近一百万群众饮水中断25天,死鱼100万公斤,直接经济损失约为3亿元。

2005年12月25日,广东韶关冶炼厂将一千多吨的高浓度含镉污水直接排入北江,造成广东北江—韶关段出现重金属镉超标污染,北江下游韶关、清远、英德三个城市的饮用水受到威胁,部分城市自来水供应停止,涉及人口上千万。

2005年11月13日,中石油吉林石化分公司双苯厂发生爆炸事故,造成8人死亡,60人受伤,事故发生后未能采取有效措施,使泄漏出来的部分物料和循环水及抢救事故现场消防水与残余物料的混合物流入松花江,引发松花江水污染,造成18个市县数百万居民饮水受到威胁,哈尔滨市停水四天。

而曾以太湖水美引以为豪的江苏,近两年就发生了至少四次水污染事件。2007年5月,太湖蓝藻大规模爆发,导致无锡出现供水危机。2007年7月,因城市用水取水口遭新沂河上游不明污染物污染,沭阳县停水超过40小时。据盐城市民透露,当地2008年就发生过一次严重的化工污染事故,导致停水一天左右。

近年来,随着江苏省新一轮沿海大开发的启动,地处苏北的盐城大力发展经济,化工产业逐渐成为当地的支柱产业之一,盐城市接纳的由苏南转移过来的化工企业也逐年增加,江苏省外经贸厅的统计显示,一年多来,苏南五市向苏北转移五百万元以上项目700多个,项目总投资额281.1亿元,苏北实际引资额143亿元,有专家分析,污染重的项目总是从经济发达地区流向经济欠发达地区,这已经成为一个恶性的规律,如果这些接纳方不重环境,只重发展,那么这看似是对当地经济发展的及时雨,其实是一场酸雨,是饮鸩止渴。

跟盐城一样,每一个面对发展冲动的地方政府几乎都要面对同样的抉择,是把践行科学发展的思想停留在口头上,赌危险永远不会演化成危机,还是言行一致,不再重复发达地区已走过的先污染后治理的老路,盐城水污染事件留给我们的思考还有很多。

主持人:

刚才看那个片子感触很深,特别是听到《太湖美》,太湖的水污染我去进行过采访,那个蓝藻水污染,当时我扔进了一个石头,泛起的波就跟蟾蜍皮一样,让人感觉非常难受,而且味道也非常难闻,包括对淮河,对白洋淀很多地方进行的采访。现在有种说法说,“河流成了下水道,江河成了化粪池。”目前这种污染仅仅是因为一些地方的领导干部就是为了追求片面,追求经济造成的吗?

白岩松:

其实我觉得很多因素都混杂在一起,比如就像你说的太湖,印象很深,当时是温家宝总理亲自到无锡去开了三湖治理的座谈会。为什么要总理亲自去?因为一个太湖不止一个省,那边还有浙江,这边还有江苏。多头大家互相推卸,总理坐镇才能把这个问题给协调好。中国的地理,很多的省市名字一听,给现在经济发展也留下了很多问题。湖南、湖北是以湖当界,河南、河北上下游,上游着什么急啊?我干吗要付出那么大代价?因为它不直接危害我。下游这块就是受害者,所以互相推诿。多头管理,什么时候你都可以看到,既有环保局的人,又有水利部的人,到底怎么去协调。说到污染的时候,水利部说是环保局的事,其实原因很多。当然背后一个大根基,我觉得真正的污染源第一贫穷,急于发展,这是我在淮河的时候一个强烈的感受。另一个非常大的污染源就是只雇眼前。

主持人:

你刚才提到多头管理,我今天也特意查了一下《中华人民共和国水污染防治法》。管理部门有多少,我查了一下,有环保部门、交通主管部门、水行政部门、国土资源部门、卫生部门、建设部门、农业部门、渔业部门,以及江湖流域水资源保护机构,一共九家,这个真是九龙治水。

白岩松:

所以管得越多越没人管,这还是一个问题的一个侧面,我觉得另一个最重要的因素是,我们都把环保已经用嘴说到很高很高的位置,可是实际当有法不依甚至违法的时候,对它的处理是否真的动真格了呢?我觉得我们只是嘴上认真,行为并不认真,这些年每年有无数的污染事件,你听到过多少起是真正被法律严惩。还有出现了这么多水污染事件之后,多少领导是真的被撤掉的,一票就否决他。如果当他有一天能意识到,我如果要不能把水源地里的化工企业搬走,我就得下台,那他一定把它搬走,因为这是眼前看得到的,如果我不执行法律的话,我就要下台,那他就要动真格了。

我为什么要说这句话呢?2006年国家环保总局副局长接受采访的时候说,“在饮用水源保护区内禁止一切可能对水质产生不良影响的建设项目,对未批先建的要坚决停止依法查处”,变现了吗?严惩水源地里,保护地里就有十家保护企业,市长不知道吗?去年12月份,市长当了河长,总河长负总责,三个副市长各管三条供水的河流,隔了不到两个月出事了,好,拿他负总责那个事找他的。

主持人:

就像以前大家也常说的一句话,如果老鼠出现了问题,猫实际上也有的。

白岩松:

那当然,我觉得这就涉及到一个监管的问题。因为他心里明镜一样的知道,沭阳出现过40多小时的工水,盐城能不知道我的水源地保护区里公然违法,会有这样的化工企业,他2007年已经打算开始要搬迁,为什么拖这么多久,拖的过程中如果其他因素不能立即搬迁,为什么不停产,这家企业之前因为排污被查处,为什么他还继续是明星企业?所以这一系列的为什么背后真正的答案就是,必须真正地不是总上重视,而变成行为当中的重视,真正用法律这个武器。我们什么都不缺,法有没有?有,刚才你也查,水污染防治法还有专门这方面的罪名。我们缺钱吗?现在不差钱,我们缺技术吗?不差技术,我们缺什么?我们缺是把环境保护当真的这种意识,我们现在天天在说节水,王跃军号召白岩松把矿泉水喝完,最好用自己的茶杯喝,保护能源,水龙头关紧……可是一条又一条的大河被这样不认真的监管就给污染掉了,我们得关多少水龙头,省多少口水,13亿中国人民怎么省,能省出几条大河。

主持人:

一次污染就把我们省下来的水付之东流了。

白岩松:

所以我觉得,现在有了法,这件事情我们希望它坏事能够变成好事,引起各方高度重视,真正拿起法律武器,我觉得两会要召开了,它为今年两会很多代表和委员作关注这类型的事情又提供了鲜活的案例,我还是愿意乐观地看待悲剧之后,我们应该迎来的是希望,否则悲剧付出了代价怎么办?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