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环保家居

肥水养鱼究竟肥了谁

发布时间:2019-03-05 18:28:55  来源:互联网   阅读:0

肥水养鱼究竟肥了谁?

安岳县位于四川盆地东部,其境内丘峦起伏、溪河蜿蜒,是我国目前唯一的柠檬生产基地,素享“中国柠檬之乡”美誉。然而,凭借其原本独特的水域优势,近年来一哄而上的“肥水养鱼”生产经营模式,给柠檬基地县生态建设蒙上了一层阴影。

不久前,接到群众联名投诉反映,称安岳县饮用水水源遭人为污染,情况严重。就此进行了走访调查。

投诉

肥水养鱼屡禁不止饮用水源遭受污染

核心阅读:从上世纪80年代初期开始,安岳县就有人进行肥水养鱼。由于大量施放化肥、鱼药,以及管理不善等原因,时常造成鱼类大量死亡并在水中腐烂、变质,致使安岳民众赖以生存的饮用水资源受到严重污染,给身体健康造成极大的威胁。

所谓“肥水养鱼”,就是通过向水体施放尿素、碳胺、氯胺等无机化学肥料以及畜禽粪便等,使水体富营养化,促进水中的植物和浮游生物快速生长,为特有鱼类提供丰富的养料。资料显示,在水体中长期使用无机化肥,将导致水质严重恶化,并且由于鱼体的富集作用,鱼肉中的铅、镉、砷、汞等有毒有害物质极易超标,严重危及人类健康。

幅员面积达2700平方公里的安岳县辖69个乡镇,总人口154万人,境内虽无大江大河,但沟壑交错,发端于当地的汩汩溪流遍布城乡。然而,随着岁月的变迁,水资源也日渐匮乏,目前全县生产、生活用水基本上靠分布在境内的中、小型水库或者村镇堰塘集雨提供。

当地群众来信说,早在上世纪80年代初期,县城附近的堰塘相继被人承包,并采用从外地引进的肥水养鱼技术进行鱼类水产的规模化养殖。由于其成本低廉、方法简单,肥水养鱼项目利润可观,生产经营规模也因此迅速扩张。见此情形,不少人开始利用各种关系和手段,将安岳的水库、堰塘几乎全部承包下来进行肥水养鱼。但是,由于大量施放化肥、鱼药,以及管理不善等原因,时常造成鱼类大量死亡并在水中腐烂、变质,致使安岳民众赖以生存的饮用水资源受到严重污染,给身体健康造成极大的威胁。

各地群众通过大量文字、图片和视频集中反映的,主要是担负着安岳城乡饮用水供水重任的水库生态安全问题。从收到的举报材料看,其污染程度确实难以想象,令人震惊。

根据群众来信,了解到,2006年,安岳县政府曾公开承诺为民办好十大实事,其中之一就是“实施城乡安全饮水工程,保护朝阳水库水质,实施深层找水打井工程,解决8万农村人口饮用水困难”。2006年,时任常务副县长还向全县人民郑重承诺收回朝阳水库养鱼承包权。但到目前来看,除了个别水库有所改观外,全县饮用水水源保护工作整体效果并不明显,肥水养鱼依旧屡禁不止,问题和现象依然存在。

怪事

水源保护区垃圾下河居民避谈敏感话题

核心阅读:采访中注意到,无论居民还是小贩,肥水养鱼几乎人人皆知。然而,但凡涉及肥水养鱼的话题,在场的人大多出言谨慎,十分小心。为期两天的采访中,除了阳老先生外,其余参与具名投诉的上百位在职机关干部居民均无一露面。

根据反映,“肥水养鱼”问题主要涉及城区10万常住人口的自来水供水质量和乡镇144万人集中饮用水水源保障等两个方面。其中为城区岳阳镇供水的一、二、三水厂合用一个管,其中一厂水源来自岳阳河解放堤至响水滩河段,二厂为鸳大河双河口堤至陶海堤河段,三厂则来自朝阳水库(总库容2700万立方米,年供饮用水300万立方米);而乡镇集中式饮用水水源保护区共有68处,涉及64个乡镇,其中以水库为饮用水水源的有23个。值得一提的是,在县城饮用水水源重点保护区的解放堤河段,就亲

眼见到垃圾下河,不少居民在堤内洗衣、洗菜,且无人干预。

10月29日,前往安岳采访,经过近4个小时的车程,在安岳县长途汽车客运站见到了等候多时、已届花甲的情况反映人——阳登孝老人。他告诉,近一段时间以来,安岳时断时续地下着绵绵细雨,随着水库上游来水的逐渐增多,特别是县上政府部门的短期介入干预,迫使朝阳水库养鱼户施肥、投药的现象有所收敛,水质相较过去的确有所好转。但是,从全县整体情况看,“肥水养鱼”污染饮用水水源的问题并未从根本上得到解决,情况仍然不容乐观。

随后在岳阳镇顺城街附近的一些住宅小区、综合市场走访得知,自来水伴有腥臭味、少量沉淀的现象时时出现,这种情况在天旱、少雨的季节尤为明显。采访中注意到,无论居民还是小贩,肥水养鱼几乎人人皆知,然而,即便自己未曾公开表明身份,但凡涉及肥水养鱼的话题,在场的人大多出言谨慎,十分小心。为期两天的采访中,除了阳老先生外,其余参与具名投诉的上百位在职机关干部、居民均无一露面,此前答应提供作为投放化肥、鱼药证据的其他图片及视频资料也不知所踪。

在某纯净水销售点,一位买水妇女告诉,自来水不好喝,她光是用来煮饭,每个月就需要两到三桶纯净水。旁边一位在此歇脚闲聊的老婆婆说:“自来水有时候有股怪味,喝了容易生病。”孰料,此言立即招来包括身穿工装的店员的抨击:“简直乱说,她晓得啥子哟!”

在顺城街综合市场门口,与年轻鱼贩进行了如下对话:

“这是啥子鱼,咋这么小?”

“白鲢,书房坝(水库)的,都两三斤重了还小啊?”

“白鲢吃的啥子?”

“肥水!”

即使许多人都知道肥水养鱼的情况,但在陌生人面前时提到这个问题时仍很谨慎。根据一路走来所见所闻和与阳登孝老人交谈,分析其中原因与这个问题已经成为当地的敏感点有关,饮用水水源关系到成千上万人的健康,谁把这个问题捅出去,背后无形的压力可想而知。

踏勘

水体施肥不是秘密水库污染令人堪忧

核心阅读:在跑马滩水库码头,看见这里养鱼箱比比皆是。循着飘来的阵阵臭味儿,看见岸边大量未及掩埋的死鱼。当地群众说,如果施肥量控制不好,肥水养鱼常常会导致水质恶化,出现死鱼现象。今年10月初,跑马滩水库一次就死鱼1.5万多公斤,“埋都来不及”。

阳登孝告诉,朝阳水库的水质目前已经有所好转,加之道路较远而且十分湿滑,已无前往必要。随后他自费租用了一辆面包车,带着往返200多公里,沿着泥泞的山路分别前往书房坝、跑马滩、康家桥及双河(俗称共和水库)等4座水库进行了实地察看。这些水库中,除书房坝水库作为县城备用饮用水水源没有直接供水外,其余3座水库都是县里已经划定的乡镇集中式饮用水水源保护区。

然而,通过的观察、走访,冷峻的现实着实令人担忧。

到达书房坝水库时,恰逢气温骤然降低,水面飘浮着一层薄薄的雾气,没有半点波澜,显得十分的平静。在这里,没有见到信中提到的箱,但岸边一片片经久不散的细碎泡沫和恍若茶色的水体又似乎说明了什么。阳先生指着水库中心区域漂浮的船屋说:“整个水库都承包了,那就是护鱼人住的地方。”

当地一村民告诉,9月底在书房坝水库边看到有卡车卸下几十吨化肥,而且很快装上船运走了,“附近又没人种庄稼,不拿来养鱼做啥子嘛!”

根据这位村民介绍

肥水养鱼究竟肥了谁

,给水体施肥时,化肥一般不是直接撒到水里,而是在水面一边行进、一边用泵将水抽上铁壳驳船,然后再把船上已经溶化的“肥水”回灌到水库里。注意到,“白水养鱼”生

长缓慢、上市周期较长,远不及肥水养鱼收益高,而且肥水养鱼有着极强的隐蔽性,一般情况下很难察觉。证据不易掌握,处罚难度大,这恐怕就是肥水养鱼不能彻底取缔的症结所在。

顺着山坡往下走不多远,即是四川省乐至、遂宁和安岳三县交界的跑马滩水库。在水库码头,看见水体呈现出同样惊人的褐色,所不同的是,这里养鱼箱比比皆是,污染程度显得比上面的书房坝水库更甚。码头附近,一块今年2月13日设立的水泥石碑赫然伫立,上书“安岳县八庙乡人民政府关于加强饮用水源保护的通告”,其上游200米处紧挨着一排排箱的泵房,就是维系着八庙乡民众健康的取水口。

循着飘来的阵阵臭味儿,看见岸边大量未及掩埋的死鱼。当地群众说,如果施肥量控制不好,肥水养鱼常常会导致水质恶化,出现死鱼现象。今年10月初,跑马滩水库一次就死鱼1.5万多公斤,“埋都来不及”。

随后,又相继来到康家桥和双河水库,与书房坝水库相比,肥水养鱼的情况可谓大同小异。仅凭直观感觉,康家桥水库水质似乎稍好,而双河水库的水体颜色则由浅褐色转变成了黄绿色。

分歧

政府否认百姓认可双方看法莫衷一是

核心阅读:围绕“肥水之乡养鱼不养人”之争,当地百姓认为管理上存在漏洞,“肥水养鱼”不但存在且已经对水质造成严重污染,但当地政府却对此竭力否认,认为群众所反映的问题失实,水库不存在投放化肥的可能。双方各执一词,莫衷一是。

从安岳县政府10月22日给某地方媒体的一份复函中了解到,县委、县政府已责成有关部门对群众反映的此类问题进行了核实,“经调查,文中所述情况与基本事实出入很大”。

“复函”指出,安岳县通过综合整治和加强管理,现已取缔肥水养鱼和箱养鱼(后称根据《四川省水利厅关于加强饮用水安全工作的意见》,正逐步取缔肥水养鱼),并在全县68处饮用水水源保护区设立了标识标牌,确保了饮用水安全,水质现状为Ⅲ类或优于Ⅱ类。据称,今年4月检测结果显示,全县集中式饮用水水源水质有89%处(原文如此)达到国家地表水Ⅱ类及以上水质标准,其中40%达到国家地表水Ⅰ类水质标准。

安岳县政府认为,在水利工程经营过程中,其行政主管部门均按照国家有关法律要求依法发包,对承担有供水任务的水利工程,明确要求“严禁施用化肥、人畜粪及箱养鱼”,并落实县级职能部门和乡镇负责监督承包人的养殖行

为。群众所反映的“利用关系将全县水利工程几乎全部承包并施肥养鱼、严重污染水质”问题失实。

按照当初约定,2003年10月,朝阳水库管理所将水面承包给了邻县养殖户,期限5年,2008年10月底到期。按照县政府的说法,对于朝阳水库管理所未经县水行政主管部门同意擅自发包的行为,县水务局已经给予水库管理所主要负责人纪律处分。朝阳水库现在进行的只是淡水养殖承包,实际并没发现承包人有施肥养鱼行为。

此外,调查组还对包括书房坝、磨滩河、共和水库在内的经营管理和水产养殖情况进行了调查,“没有发现以上库区内水面有箱,未发现养殖者投放化肥、鱼饲料进行肥水养殖,水库不存在投放化肥的可能”。

围绕“肥水养鱼”之争,当地百姓认为“肥水养鱼”不但存在且已经对水质造成严重污染,但当地政府却对此竭力否认,说根本没有问题,双方各执一词,莫衷一是。到底是什么原因,让双方对此事的看法产生了如此大的差异?

探究

利益作祟水面发包谁来保证饮水安全

核心阅读:“肥水养鱼之所以难以取缔、禁止,关键还在于利益作祟。”安岳县环保局常务副局长魏仁彬告诉,“不以水养库,不搞经营,这些人就没有活路了。”由于污染,双河水库边上的双河小学因此生源流失,学生总数已经由过去的500多人,锐减到现在的100多人。

“肥水养鱼之所以难以取缔、禁止,关键还在于利益作祟。”安岳县环保局常务副局长魏仁彬讲出了背后的原因。据他介绍,在2005年饮用水水源保护区划定之前,肥水养鱼就已经实际存在,这种现象也非安岳所独有,在全国都较为普遍。如今在安岳,尽管饮用水水源一级保护区绝对禁止,但在其他水域就很难管理、不受约束。

“不以水养库,不搞经营,这些人就没有活路了。”魏仁彬告诉,不管水库是否担负有供水任务,一般都把水面发包用作养殖视为一项副业来加以经营,水库管理人员对取缔承包经营存在很大的抵触情绪。

魏仁彬给举了个例子,安岳自来水的价格包括污水处理费在内是1.9元/吨,而朝阳水库一年为城区提供饮用水300万吨,卖一吨水却只有0.1元的收益,全年总收入也不过30万元。如果把水库承包出去,一年下来至少就会增加好几万块钱的收入。

据介绍,双河水库系兴隆镇与共和乡的饮用水水源。而多年来,兴隆镇的生活污水也一直是就近排入双河水库。水

库边上的双河小学因此生源流失,学生总数已经由过去的500多人锐减到现在的100多人。

关于已经划定的饮用水水源保护区监督管理问题,魏仁彬解释说,环境监察大队只有7个人,每个月要把全县涉及64个乡镇、68处饮用水水源保护区都要跑一遍,不仅工作量和难度相当大,而且缺乏必要的强制手段。加之环保部门同时担负着多项重任,长期疲于奔命,因此显得心有余而力不足。

魏仁彬说,取缔肥水养鱼不是不可能,重点是应该建立一个相应的生态补偿机制。“下游要求上游划定饮用水水源保护区,本身就带有明显的强制性。不允许承包经营,上游的利益就很可能得不到保障,那么在同级地方财政不能提供必要的资金补贴的情况下,上游要求下游进行经济补偿也应该是合情合理的。”他坦陈,相比之下,朝阳水库之所以解决得好些,主要是因为这个水库的供水量大,收入相对较高。

采访中,说起去年和今年遭遇的两次旱情,魏仁彬仍心有余悸。据他回忆,去年的8月下旬至9月上旬,以及今年的5月下旬至6月上旬,两次突如其来的干旱少雨天气令安岳有关部门措手不及,全县城乡饮用水频频告急。不得已,县委、县政府只好下令紧急调用书房坝水库备用水源以解燃眉之急。但当时书房坝水库水质状况可想而知,魏局长不由得深深地叹了口气,“在那种情况下,哪还顾得了别的,有水就相当不错了!”此番调水救急,让人真切感受到了饮用水水源保护的重要性和紧迫性!

由于季节的关系,随着干冷气候的到来,川东地区降雨量正逐渐减少,现在已经相继转入了枯水期。面对上游来水锐减,肥水养鱼的阴影笼罩在安岳水库上空,像一根无形的钢针,不断刺激着老百姓敏感而脆弱的神经——长此以往,谁来保障全县城乡饮用水水源安全?

呼唤

因水污染百姓离乡民生问题不容轻视

核心阅读:安岳县多次提出加强整治措施,但尽管如此,问题仍未得到彻底解决。今年9月,一位工作人员在接待阳登孝来访时也感到奇怪:这水看起来也觉得有问题,可检测后怎么又都是合格的呢?阳登孝说,这是一种具有安岳特点的“黑色幽默”。

从青海退休回到安岳、准备在此安享晚年的阳登孝老人对饮用水问题始料未及。他告诉,自己和大家已为此奔走多年,可是效果却始终不尽如人意。现在县城里一部分经济实力较强的人已经纷纷到成都等地购房居住,其余经济状况相对较好的居民只得购买纯净水或矿泉水饮用,“我自己倒没什么,关键是绝大多数既无条件外迁,又无足够经济实力的普通老百姓,他们又该怎么办?总不能因为出现个饮水问题就让大家把家乡给抛弃了吧?”

“举报肥水养鱼不是在给政府抹黑,而是希望引起领导的重视,使问题从根本上得到解决。”这位有着几十年党龄的老人有些无奈。

诚如群众反映中提到的那样,近一两年来,安岳县针对肥水养鱼污染问题,也提出了整治措施但问题仍未得到彻底解决。今年9月,县人大一位工作人员在接待阳登孝来访时也感到奇怪:这水看起来也觉得有问题,可检测后怎么又都是合格的呢?阳登孝说,这是一种具有安岳特点的“黑色幽默”。他认为,检测应该由省上或第三方取样完成,否则结果值得怀疑。

“就好比既是运动员又当裁判员,结果当然难保公正。如果省环保局检测合格,我一定通过电视向县委、县政府道歉,向全县老百姓谢罪!”阳登孝愤怒地说。

采访过程中,曾多次提出约见县委或县政府分管领导,希望就群众反映有关肥水养鱼的问题,当面征求领导们的看法、意见,但直到第二天下午离开,最终也未能如愿。

安岳“肥水养鱼”问题,绝非单纯的经济问题,而是关乎民生的政治问题。为什么当地数十万百姓认为受到影响的饮水问题在政府眼里却不能得到根本解决?冬季马上来临,饮水问题会更加突出,当地政府会采取怎样的措施,我们将拭目以待。

后记:在编完这篇稿子后,为慎重起见,本报部于11月8日把稿子传真给安岳县委宣传部一位邹姓负责人,并请他转交给相关领导,希望能听听当地政府对此事的看法和意见,但截至发稿时,仍未收到安岳县方面的任何反馈。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