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环保科技

河山成为首个无生猪养殖污染镇

发布时间:2018-08-18 18:57:58  来源:互联网   阅读:0

河山成为首个无生猪养殖污染镇

12月15日,河山镇将迎来最后4.7万平方米猪棚面积的复垦验收。至此,该镇近17万平方米的猪舍全部拆除,成为首个无生猪养殖污染乡镇。

只有2.8万户籍人口的河山镇,有养猪户1300多户,这意味着每5户人家中就有一户养猪,生猪存栏最高峰时曾达到6万余头。从去年开始,河山开始大力推行生猪养殖减量转型,共拆除猪舍近17万平方米,所有生猪养殖户全部实现转型,无一起强拆,无一起因拆猪棚引起的上访事件。

河山是怎么做到的?养殖户们转产后都干些什么?他们日后的可持续增收路子在哪里?

做到,是因为大多数老百姓需要

“拆猪棚不是为了交差,是为了给老百姓一个交代。”河山镇党委书记姜伟国告诉,如果单单完成年初桐乡市下达给河山镇的5.9万平方米猪舍拆除任务,这并不困难。

可是,拆除5.9万平方米的猪舍后,影响河流脏、乱、差的源头就控制住了吗?又拿什么来衡量哪些猪棚该拆、哪些可以留?如果养殖户问“凭什么拆我的、留他的”要拿什么作答?

姜伟国说,他们曾做过一项调查,绝大多数河浜沟渠污染都跟猪粪有关。在他中“珍藏”的华台村村委会后面的那条“酱油河”,就像一条鞭子,时时鞭策着他必须拿出切实可行的措施,加大治水力度。“我从没有见过那样的河,河水十分浓稠,红中泛着紫,臭气熏天,太触目惊心了。”

除此之外,由养殖带来的社会治理问题也日益显现。姜伟国说,因为养殖污染,不但邻里纠纷不断,还有叔侄反目的,哥俩结仇的……去年5月,五泾村村民老张的儿子头一次领女朋友小林进门,一家人好不欢喜。为了这次见面,老张一家前前后后忙活了一个星期。可是没想到,小林还没踏进家门,就皱紧了眉头:“你家怎么这么臭?那猪粪味熏得我头晕!”晚饭时间,小林更是因为臭得吃不下饭起身就走了。当晚,她给男朋友小张下了最后通牒:要么分手,要么去桐乡买房。“在桐乡买房少说也得100万元,我们都是农民,哪里买得起啊。”眼看着儿子的婚事就要黄了,老张无奈之下,只得打市长投诉了哥哥一家。“哥哥再这样养下去,我儿子娶不到老婆啦!请政府出面管管!”

“猪粪都流到我家门口了,每天回家就像钻进了猪圈,头发里面都臭。”村民小沈忍无可忍之下,也拿起举报了养猪的叔叔家。

“在河山,养殖户占全镇总户数的20%左右。但因养殖所引发的环境污染、社会矛盾越来越严重,生猪养殖转型已经到了非抓不可的地步。不能因为要让全镇20%的人赚钱,而让80%的人受害!”姜伟国的话掷地有声,“河山之所以取得大整治的胜利,是因为受到了全镇80%群众的欢迎。”

做好,是因为一切缘法而行

“养殖是法律赋予我们每一位公民的权利,为什么要让我们拆猪舍?”像很多地方一样,最开始的猪舍拆除开展得并不顺利。

在王家弄村村民老陆的家里,看到了一张宣传单,内容是由国务院出台的《畜禽规模养殖污染防治条例》。面对联村干部许晓峰第10次上门,这位老养殖户终于说:“看来,不拆不行。”

“我们不是不让你养猪,而是希望你依法养殖。”每一次上门,许晓峰总是耐心讲解:根据《条例》规定,新建、改建、扩建畜禽养殖场、养殖小区,应当符合畜牧业发展规划、畜禽养殖污染防治规划,满足动物防疫条件,并进行环境影响评价……

“我考察了一下河山的地形,似乎没有一个地方符合《条例》规定的养殖条件。”老陆一开始还抱着侥幸心理,但在认真学习了《条例》后,态度完全转变了。

敲开百姓的家门,让村民认真听你讲解相关法律法规,需要干部有点耐心。“要多走多问多听,让养猪户感受到我们的诚心。”庙头村村委会主任诸顺年感同身受,猪舍面积近5万平方米的庙头村可以说是全镇的重点攻坚对象。

今年年过六旬的王大爷和老伴在家养了十多头猪,诸顺年头一回去他家,就吃了闭门羹。“工作这么多年,闭门羹也吃过,这么直接的还真不多。”诸顺年笑着说。后来,为了做通老人的思想工作,他甚至跑到江苏,找到王大爷的儿子,从侧面对其晓以利害。终于,老王松口了,让儿子给村里打了个,把猪舍拆了。

光讲法有时显得冷冰冰,还要讲情,要强化服务。王大爷答应拆,诸顺年却还是闲不下来

河山成为首个无生猪养殖污染镇

,他要帮着老人卖猪。“很多养猪户不肯签协议,也是考虑到猪一时难卖出去,亏得太厉害。”诸顺年说,生猪价格的下跌让不少农户为销路发愁。卖得近,价格容易被压低;卖得远,农户又没有途径。在诸顺年的帮助下,王大爷的几头猪卖了个好价钱,老人家不断道谢。像诸顺年这样,许多干部主动做起了“销售中介”,安徽、福建、江苏,到处帮忙联系上门收购生猪。到11月30日,全镇最后一家养猪户的猪也顺利售出。

标签: